首 页  新闻中心 艺术活动 艺术培训 艺教研究 艺术团队 特色学校 艺教资源 服务指南 原创天地 艺苑群芭 网上展台 资料下载
  新闻中心  
   
  艺术活动
中小学展演论文及征文收件通知
艺术单项比赛(西乐)参赛须知及赛事安排表
艺术单项比赛(舞蹈)参赛须知及赛事安排表
艺术单项比赛(钢琴)参赛须知及赛事安排表
中小学艺术展演(西乐)参赛须知及舞台需求表
中小学艺术展演民乐参赛须知及舞台需求表
艺术单项比赛(戏剧)参赛须知及赛事安排表
艺术单项比赛(少儿模特)参赛须知及赛事安排表
艺术单项比赛(陶艺)参赛须知及赛事安排表
艺术单项比赛(民乐)参赛须知及赛事安排表
  艺术培训
2014年上海市学校戏剧骨干教师培训班通知
2014帕德上海柯达伊国际大师班活动
   
特色学校
 
服务指南
 
原创天地
 
艺苑群葩
 
 
  • 学校对首批“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入选者开展中期评估初中生不想
  • S双主体”项目实训暨第四届研究生教学技能大赛决赛海边直播语文好
  • 2018省江苏省大学生田径冠军赛跳跃、投掷项群赛(高水平组)在我校
  • 我校2018年招生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教育孩子的名人故事
  • 美国特洛伊大学代表团访问我校《什么是教育》概要
  • 西安交大“梦朝远方”2018届毕业生欢庆晚会举行小学生网络安全教育
  • 毕业生代表在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发言刑
  • 教师代表在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发言邢帅
  • 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研究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举行音乐教育的重
  • 王树国校长在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研究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
  • 校友代表在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发言父亲
  • 家长代表在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发
  • 王树国校长在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
  • 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隆重举行甘肃安全
  • 【立德树人】李鹏飞:潜心问道 言传身教辽宁电视台教育频道
  • 【辅导员致西迁】王楠:交大本科生对西迁精神的认知状况调查海边的
  • 我校举行第四届研究生支教团出征仪式辽宁教育频道是哪台
  • 西迁精神绽放雪域高原 医学人情洒西藏优胜教育退费
  • 西安市副市长董劲威来校调研“中央法务区”建设构想落地工作中公教
  • 单文华教授受聘西安市政府法律顾问济宁教育招生考试院
  • 颜虹、刘健康当选陕西省欧美同学会(留学人员联谊会)副会长关于教
  • 学校举办2018年本科生党课教师提升授课能力研讨班海边 教育
  • 【院士学院士大会】电气学院学习侧记:电力能源革命 创新驱动的“
  • 【进军创新港】西安交大召开创新港信息化项目顶层规划专题工作会议
  • 学校隆重举行2018届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广州达内面试要不
  •  
     
     
    本网上海艺术教育于2018-06-24 00最新报道:内容是关于清华本科招生网,以及江苏省考试院查询中心这方面的信息;

    王树国校长在西安交通大学2018年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讲话辽宁教育青少频道回放


    同学们、老师们、家长们,各位来宾:

    大家中午好!今天的毕业典礼现场有一面微信墙,很多同学通过微信墙表白,我一直在看,很受感动。在此,我也想表白一句:同学们,我爱你们!

    刚才,校友代表张洪泉教授和教师代表罗先觉教授发表了非常好的致辞,把他们的人生阅历、人生感悟、经验教训以及对大家的期望都浓浓地凝缩在致辞当中,尤其罗教授最后用毛主席当年在莫斯科大学对留学生的讲话作为结束语,确实寄托了浓浓的深情。学生代表们所表现出的聪慧、才智也让我感到非常兴奋,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你们这一代人的聪明、善良、爱心和对未来的向往。所以,我特别希望大学的所有经历能够成为大家永久的回忆,值得大家永久珍藏。

    毕业之际,大家即将迈出校门、走向社会,对生活可能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但这不等于能够把握生活;对人生可能充满向往,但未必能把握其中的规律。所以,我们需要感悟、反思,需要更深层次的心灵碰撞,做到不忘初心。

    今天,与大家临别之际,我想分享两篇文章,作为送给大家的毕业礼物。一篇叫《生命桥》,作者是沈石溪。这篇文章我读过若干次,每次阅读都是心灵的洗涤。

    “我们猎手队分成几个小组,在猎狗的帮助下,把七八十只斑羚逼到戛洛山的伤心崖上。

    伤心崖是戛洛山的一座山峰,像被一把利斧从中间剖开,从山底下的流沙河抬头往上看,宛如一线天。隔河对峙的两座山峰相距约六米左右,两座山都是笔直的绝壁。斑羚虽有肌腱发达的四条长腿,极善跳跃,是食草类动物中跳远冠军,但就像人跳远有极限一样,在同一水平线上,健壮的公斑羚最多只能跳出五米远,母斑羚、小斑羚和老斑羚只能跳出四米左右,而能跳过六米宽的山涧的超级斑羚还没有生出来呢。

    开始,斑羚们发现自己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绝境,一片惊慌,胡乱窜跳。有一只老斑羚不知是老眼昏花没有测准距离,还是故意要逞能,竟退后十几步一阵快跑奋力起跳,想跳过六米宽的山涧,结果在距离对面山峰还有一米多的空中哀咩一声,像颗流星似地笔直坠落下去,好一会儿,悬崖下才传来扑通的落水声。

    过了一会儿,斑羚群渐渐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一只身材特别高大、毛色深综油光水滑的公斑羚身上,似乎在等候这只公斑羚拿出使整个种群能免遭灭绝的好办法来。毫无疑问,这只公斑羚是这群斑羚的头羊,它头上的角向两把镰刀。镰刀头羊神态庄重地沿着悬崖巡视了一圈,抬头仰望雨后湛蓝的苍穹,悲哀地咩了数声,表示它也无能为力。

    斑羚群又骚动起来。这时,被雨洗得一尘不染的天空突然出现一道彩虹,一头连着伤心崖,另一头飞越山涧,连着对面的那座山峰,就像突然间架起了一座美丽的天桥。斑羚们凝望着彩虹,有一头灰黑色的母斑羚举步向彩虹走去,神情缥缈,似乎已进入了某种幻觉状态。也许,它们确实因为神经高度紧张而误以为那道虚幻的彩虹是一座实实在在的桥,可以通向生的彼岸。

    灰黑色母斑羚的身体已经笼罩在彩虹眩目的斑斓光谱里,眼看就要一脚踩进深渊去,突然,镰刀头羊"咩咩"发出吼叫。这叫声与我平常听到的羊叫迥然不同,没有柔和的颤音,没有甜腻的媚态,也没有绝望的叹息,音调虽然也保持了羊一贯的平和,但沉郁有力,透露出某种坚定不移的决心。

    随着镰刀头羊的那声吼叫,灰黑色母斑羚如梦初醒,从悬崖边缘退了回来。

    随着镰刀头羊的那声吼叫,整个斑羚群迅速分成两拨,老年斑羚为一拨,年轻斑羚为一拨。在老年斑羚队伍里,有公斑羚,也有母斑羚;在年轻斑羚队伍里,年龄参差不齐,有身强力壮的中年斑羚,也有刚刚踏入成年斑羚行列的大斑羚,也有稚气未脱的小斑羚。两拨分开后,老年斑羚的数量比年轻斑羚那拨还少十来只。镰刀头羊本来站在年轻斑羚那拨里,眼光在两拨斑羚间转了几个来回,悲怆的轻咩了一声,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老年斑羚那一拨去了。有几只中年斑羚跟着镰刀头羊,也自动从年轻斑羚那拨里走出来,进入老年斑羚的队伍。这么一来,两拨斑羚的数量大致均衡了。

    就在这时,我看见,从那拨老斑羚里走出一支公斑羚来。公斑羚朝那拨年轻斑羚示意性地咩了一声,一只半大斑羚应声走了出来。一老一少走到了伤心崖,后退了几步,突然,半大的斑羚朝前飞奔起来,差不多同时,老斑羚也快速起跑,半大的斑羚跑到悬崖边缘,纵身一跃,超山涧对面跳去;老板领紧跟半大斑羚后面,头一勾,也从悬崖上窜跃出去;这一老一少跳跃的时间稍分先后,跳跃的幅度也略有差异,半大斑羚角度稍高些,老斑羚角度稍低些,等于是一前一后,一高一低。我吃了一惊,怎么,自杀也要老少结成对子,一对一对去死吗?这只大斑羚和这只老斑羚除非插上翅膀,否则绝对不可能跳到对面那座山崖上去!突然,一个我做梦都想不到的镜头出现了,老斑羚凭着娴熟的跳跃技巧,在大斑羚从最高点往下落的瞬间,身体出现在半大斑羚的蹄下。老斑羚的跳跃能力显然要比半大斑羚略胜一筹,当它的身体出现在半大斑羚的蹄下时,刚好处在跳跃弧线的最高点,就像两艘宇航飞船在空中完成了对接一样,半大斑羚的四只蹄子在老斑羚宽阔结实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就象踏在一块跳板上,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坠的身体奇迹般地再度升高。而老斑羚就像燃料已输送完了的火箭残壳自动脱离宇宙飞船,不,比火箭残壳更悲惨,在半大斑羚的猛力踢蹬下,像只突然断翅的鸟笔直坠落下去。这半大斑羚的第二次跳跃力度虽然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地面跳跃的一半,但足以够跨越剩下的最后两米路程了。瞬间,只见半大斑羚轻巧地落在了对面山峰上,兴奋地咩叫了一声,钻到磐石后面不见了。

     
     
     
     
     
     
    Shanghai Education Center of Science & Art
    地址: 岳阳路45号 电话: 62250850 版权所有 上海市科技艺术教育中心
    Copyright © 1996 - 2010 SECSA
    沪ICP备06058852号